紹興建筑勞務公司具體是做什么的紹興民富建筑勞務公司資質
紹興民富建筑勞務分包有限公司

建設工程關于轉包與違法分包工程的法律問題

鑒于我國目前建筑市場秩序的混亂,有些建筑施工企業為追求不正當利益,轉包及違法分包建設工程的情形時有發生。本文針對轉包及違法分包建設工程的法律風險進行分析,以期引起建筑施工企業重視。

一、關于轉包工程的法律問題

(一)轉包工程的形態

根據建筑法、合同法、《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及《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施工分包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轉包工程行為表現為以下三種形式:

第一,直接轉包:承包單位承包建設工程后,不履行合同約定的責任和義務,將其承包的全部建設工程轉給他人完成的情形。

第二,肢解轉包:承包單位將其承包的全部建設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義分別轉給其他單位承包的情形。

第三,視同轉包:總包單位將工程依法分包后,未在施工現場設立項目管理機構和派駐相應人員,未對該工程的施工活動進行組織管理的情形,視同轉包。

(二)轉包工程的法律效力

轉包建設工程行為一方面導致建筑業市場承發包行為不規范,競爭無序,擾亂建筑業市場的正常運轉,另一方面直接導致建筑工程質量缺陷,建設工程發生安全事故,危及人民生命及財產安全,擾亂社會安定。轉包建設工程行為為我國建筑法、合同法及《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等法律、行政法規所明令禁止,轉包建設工程合同因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及損害社會公共利益而無效。

(三)轉包工程中的有關法律問題

轉包工程行為實際上存在著三方主體、兩個合同,即發包人與承包人之間存在一個建設工程承包合同,而承包人(轉包人)與轉承包人之間存在一個轉包合同。三方主體之間建立了承包與轉包兩層法律關系。正是因為如此,在轉包工程的訴訟中引發錯綜復雜的法律問題。為厘清相關法律認識誤區,下文對實踐中常見的法律問題進行詳述。

為敘述方便及概念嚴謹,下文將轉承包人稱為“實際施工人”。實際施工人,即轉包合同、違法分包合同等無效施工合同中實際實施工程建設的人,如轉包工程的承包人、違法分包工程的承包人等。

1.發包人主張承包人與實際施工人簽訂的轉包合同無效,能否得到法院或仲裁機構的支持

發包人在知曉承包人轉包工程后,提起訴訟或仲裁要求確認承包人與實際施工人之間簽訂的轉包合同無效的,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不予支持。

我國建筑法及合同法明令禁止轉包建筑工程,轉包合同因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而無效。確認合同無效,是法律所代表的公共權力對合同成立過程進行干預的結果。

但是,根據合同的相對性原理,合同中約定的權利義務內容不能約束非合同當事人,非合同當事人也不享有合同當事人的權利。轉包合同在承包人和實際施工人之間簽訂,在雙方均未主張合同無效的情況下,發包人作為非合同簽訂人,無權主張轉包合同無效。雖然人民法院負有主動審查合同效力的職責,但其審查范圍僅限于當事人訴至法院的合同,在轉包合同雙方當事人均未就轉包合同效力提起訴訟的情況下,根據“不告不理”的訴訟原則,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不能主動認定轉包合同無效。雖然發包人提出了訴訟或仲裁主張,但因其突破了合同相對性原則仍然不能得到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的支持。

2.工程轉包情況下,發包人應當與誰結算工程價款

訴訟實踐中,發包人知悉承包人轉包建設工程后,往往主張承包人轉包工程視同其轉讓施工合同,承包人退出原施工合同,發包人與實際施工人形成了事實上的發承包關系,要求直接與實際施工人結算工程價款,對此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不予支持。

建設工程被轉包,雖然訟爭工程實際由實際施工人完成,但發包人與實際施工人之間沒有建立施工合同法律關系,雖然承包人轉包建設工程嚴重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但并不影響其與發包人訂立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效力,因此,發包人不能突破合同相對性原則直接與實際施工人結算工程價款,還應與其合同相對方即承包人結算工程價款。

筆者認為,不能將轉包視為合同的轉讓即合同權利義務的概括轉移。因為,合同轉讓后,轉讓人(承包人)即退出原合同關系,受讓人(轉承包人)取代轉讓人原合同地位,承繼原合同的權利義務,與發包人形成了施工合同法律關系,根據《合同法》第88條規定:“當事人一方經對方同意,可以將自己在合同中的權利和義務一并轉讓給第三人。”承包人轉包建設工程并未征得發包人同意,并且轉包建設工程是一種嚴重的違法行為,因此轉包工程不能產生轉讓合同的法律效力。況且,實踐中實際施工人仍然以轉包人的名義施工,而且大多數轉包人在施工過程中實施一定程度的管理、協調配合等工作,因此,司法實踐中不宜將轉包工程視為施工合同的轉讓。

3.工程轉包情況下,發包人與轉包人應按什么標準結算工程價款

建設工程被承包人轉包,雖然承包人與發包人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是有效合同,但承包人(轉包人)沒有進行實際施工,而是將其工程轉交他人建設,即承包人(轉包人)沒有實際履行施工合同約定的義務,要求按合同約定以承包人(轉包人)資質等級結算工程價款沒有事實依據,承包人嚴重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轉包工程,主張依約結算工程價款也缺乏法律依據。因建設工程是由實際施工人建設完成的,因此,發包人與承包人應當依照實際施工人的資質等級據實結算工程價款。按實際施工人的資質等級對承包人結算工程價款,實質上也是承包人對其違反合同轉包工程的違約行為以及轉包違法行為,向發包人承擔的民事責任。

雖然是按照實際施工人的資質等級結算工程價款,但是不能由此認為是在發包人與實際施工人之間結算工程價款,因為發包人與實際施工人沒有建立施工合同法律關系。

4.工程轉包情況下,轉包人(承包人)主張工程款利息能否得到法院支持

利息屬于法定孳息,與發包人的付款責任同時產生,享有工程款請求權,就享有其利息請求權。索要作為主物工程款的派生物的利息,與承包人轉包工程以及是否實際施工無關,其工程款利息請求通常能夠得到法院或仲裁機構的支持。

5.工程轉包情況下,轉包人(承包人)主張停窩工損失能否得到法院或仲裁機構的支持

承包人與發包人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經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審查為有效合同,承包人基于該有效合同所享有的權利并不因其轉包違法行為而喪失。施工中由于發包人原因造成的停窩工損失,應依約由發包人承擔,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對于該損失一般予以支持。盡管工程是由實際施工人完成施工并且實際給其造成停窩工損失,但因其并非施工合同中發包人的相對方,根據合同相對性原理,其無權向發包人主張停窩工損失。

6.工程轉包情況下,轉包人(承包人)主張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能否得到法院或仲裁機構的支持

《合同法》第286條規定:“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限內支付價款。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設工程的性質不宜折價、拍賣的以外,承包人可以與發包人協議將該工程折價,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該規定表明,承包人就建設工程價款享有法定優先受償權利。

優先受償權作為合同法規定的法定權利,為有效施工合同的承包人所享有,其實質是以已完工程作為工程價款的物的擔保,隨發包人的付款義務同時產生。雖然承包人(轉包人)將其合同項下工程轉包,但不影響其依據施工合同向發包人主張工程款的權利,因此,也不影響其優先受償權的享有與行使。

7.工程轉包情況下,轉包人(承包人)主張管理費能否得到法院或仲裁機構的支持

施工實踐中,承包人轉包建設工程后,在施工現場設立了項目管理機構并派駐相關人員,對實際施工人的施工活動實施了一定的監督管理以及協調配合工作,承包人據此主張由發包人支付管理費的,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不予支持。

發包人按實際施工人的資質等級對承包人結算工程價款后,承包人(轉包人)利潤空間減小,于是提出在工程建設當中曾對實際施工人實施了管理工作,要求發包人給付管理費,該請求于法無據。轉包人將建設工程非法轉包,已經嚴重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侵犯了發包人的合法權益,“任何人均不得因其不法行為而獲益”(法律諺語),承包人請求支付管理費沒有法律和法理依據。非但如此,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4條規定:“承包人非法轉包、違法分包建設工程或者沒有資質的實際施工人借用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名義與他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行為無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民法通則第134條規定,收繳當事人已經取得的非法所得。”因此,人民法院對于承包人因非法轉包已經獲取的管理費等非法收益,依法應予以收繳國庫。

8.工程轉包情況下,轉包人(承包人)主張甩項工程配合費能否得到法院或仲裁機構的支持

甩項工程,是發包人將承包人總包范圍內的部分分項工程另行分包給其他施工單位承建的工程。

發包人將與承包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項下部分工程甩項給其他單位施工,必然會產生交叉影響與協調配合的問題,承包人主張配合費的,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應予支持。

承包人轉包建設工程,相對于發包人而言是違反合同約定的違約行為,應就其行為向發包人承擔違約責任。雖然其行為也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就此應承擔相應的行政法律責任,但是并不能剝奪其基于有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所享有的權利。發包人對部分工程甩項,必然會產生配合費用問題,轉包人作為有效施工合同中的承包人,享有計取配合費的權利,并不因其轉包工程的違約行為而剝奪該權利,也不因其違法行為而剝奪該權利。盡管建設工程由實際施工人完成,但因其不是施工合同法律關系的相對一方,不能突破合同的相對性向其支付配合費。

9.實際施工人與發包人就工程價款簽署的結算協議,能否作為支付工程欠款的依據

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后,實際施工人與發包人就工程價款簽署結算協議的,該結算協議能夠作為發包人支付工程欠款的依據。發包人以轉包合同、違法分包合同或者借用資質簽訂的施工合同無效,主張對工程造價進行鑒定或者主張向轉包人、違法分包人及被借用資質單位支付工程價款的,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條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第26條第2款規定:“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上述規定表明,法律賦予實際施工人就質量合格工程突破合同相對性直接向發包人主張工程價款的權利。

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后,實際施工人與發包人通過結算簽署的結算協議,應視為實際施工人與發包人就工程結算問題所達成的合意。簽署結算協議是雙方處分自己權利的民事行為,具有合同的法律效力。因此,實際施工人基于結算協議確定的債權債務關系對發包人行使工程欠款請求權的,應受法律保護。而發包人以施工合同無效為由,主張對工程造價進行司法鑒定或者向轉包人、違法分包人及被借用資質單位支付工程價款的,則有違誠信原則,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不予支持。

二、關于違法分包工程的法律問題

(一)分包序列

根據《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施工分包管理辦法》及《建筑業企業資質管理規定》的有關規定,建筑業企業資質分為施工總承包、專業承包和勞務分包三個序列。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施工分包分為專業工程分包和勞務作業分包。法律允許的施工分包包括:

第一,專業工程分包:總承包企業經建設單位認可后可以將承包工程中的專業工程分包給具有相應資質的專業承包企業。

第二,勞務作業分包:總承包企業和專業承包企業都可以將承包工程中的勞務作業分包給具有相應資質的勞務分包企業。

(二)怎樣認定違法分包

根據《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與《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施工分包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違法分包行為包括:

第一,總承包單位將建設工程分包給不具有相應資質條件的單位的,包括將勞務作業分包給不具有相應資質的勞務分包企業的情況

第二,建設工程總承包合同中未有約定,又未經建設單位認可,承包單位將其承包的部分專業工程交由其他單位完成的;

第三,施工總承包單位將建設工程主體結構的施工分包給其他單位的;

第四,分包單位將其承包的建設工程再分包的,包括勞務分包企業再分包的。

下列情形不屬于違法分包:

第一,總包單位將承包工程中的勞務作業部分發包給具有勞務分包資質的企業完成,無須征得發包人同意,不屬于違法分包;

第二,專業工程分包人將其依法分包的專業工程中的勞務作業部分發包給具有勞務分包資質的企業完成,無須征得發包人和總包單位同意,不屬于二次分包,不是違法分包。

但是,勞務作業承包人必須自行完成所承包的任務,不能再行分包。并且,個人不能成為勞務作業的承包人。

(三)什么是勞務分包

1.勞務分包的概念及范圍

勞務分包即勞務作業分包,是指施工總承包企業或者專業承包企業將其承包工程中的勞務作業發包給勞務分包企業完成的活動。

我國建筑法和合同法沒有規定勞務分包,在《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施工分包管理辦法》和《建筑業企業資質管理規定》中規定了勞務分包。《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施工分包管理辦法》第5條第1款規定:“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施工分包分為專業工程分包和勞務作業分包。”《建筑業企業資質管理規定》第5條規定:“建筑業企業資質分為施工總承包、專業承包和勞務分包三個序列。”第6條第3款規定:“取得勞務分包資質的企業(以下簡稱勞務分包企業),可以承接施工總承包企業或專業承包企業分包的勞務作業。”根據《建筑業企業資質等級標準》的規定,勞務分包范圍包括如下13種:(1)木工作業;(2)砌筑作業;(3)抹灰作業;(4)石制作業;(5)油漆作業;(6)鋼筋作業;(7)混凝土作業;(8)腳手架搭設作業;(9)模板作業;(10)焊接作業;(11)水暖電安裝作業;(12)鈑金工程作業;(13)架線工程作業。


2.勞務分包的法律性質


勞務作業分包是將簡單勞動從復雜勞動中剝離出來單獨進行承包施工的勞動,勞務作業承包人僅僅是完成建設工程中的勞務部分,承包人只包人工,除此之外的材料和施工機械均由勞務作業發包人提供。而工程分包,是指具備相應資質的專業工程承包人組織人員、材料、機械,運用自己的技術、經驗及管理措施獨立完成工程建設任務的活動。因此,勞務分包不屬于工程分包,與建筑法、合同法、《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中的“建設工程分包”不是同一概念,工程分包僅指專業工程分包。


3.勞務作業承包人與發包人的關系


在技術管理、工程質量及安全管理方面,勞務作業承包人與勞務作業發包人(包括總承包人和專業工程承包人)、發包人的關系表現為:


(1)在技術和施工現場管理上,勞務作業承包人應當接受勞務作業發包人的指導、監督和管理。


(2)在工程質量上,勞務作業承包人應當按照勞務分包合同的約定對其分包工程的質量向勞務作業發包人負責;勞務作業發包人與勞務作業承包人對分包工程的質量向發包人(建設單位)承擔連帶責任。如果勞務分包合同無效,則勞務作業承包人與勞務作業發包人應當按照各自的過錯分別承擔工程質量責任,并就分包工程質量向發包人(建設單位)承擔共同侵權的連帶責任。


(3)在安全生產方面,建設工程實行施工總承包的,由總承包單位對施工現場的安全生產負總責,分包單位應當服從總承包單位的安全生產管理。在對外責任方面,總承包單位和分包單位對分包工程的安全生產承擔連帶責任。在內部責任劃分上,如果分包單位不服從管理導致安全事故的,由分包單位承擔主要責任;總承包單位依法分包工程,并且分包合同中明確了各自的安全生產方面的權利、義務的,分包單位人員發生安全事故,依據分包合同確定雙方的責任。如果分包合同無效,則應由總承包單位承擔責任。


(四)分包工程中的法律問題


1.總包人是個人的,其與分包人訂立的分包合同是否有效


建筑工程總包人是個人的,其與分包人訂立的分包合同無效。


《建筑法》第26條第1款規定:“承包建筑工程的單位應當持有依法取得的資質證書,并在其資質等級許可的業務范圍內承攬工程。”即承包人依法應為具備相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個人不具備承包工程的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根據《合同法》第9條關于“當事人訂立合同,應當具有相應的民事權利能力和民事行為能力”的規定,分包合同因總包人欠缺分包工程的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而未成立,不具有法律效力。


2.分包合同約定支付分包工程款以建設單位對總包單位付款為前提的,該約定是否有效


實踐中,大部分的分包合同都約定:當建設單位資金撥付到總包單位賬戶后才能對分包單位付款;當建設單位資金不能及時到位而延期對總包單位撥付工程款時,總包單位也相應對分包單位延期撥付工程款,全部分包工程款待建設單位對總包單位付清后,總包單位也隨之對分包單位付清。即總包單位對分包單位支付工程款以建設單位對總包單位付款到位為前提。該約定是否有效?


訴訟或仲裁中,分包單位與總包單位往往對該約定的效力發生分歧。分包單位認為,根據《合同法》第279條規定,建設工程驗收合格后,發包人應當按照約定支付價款,并接收該建設工程。其承建的分包工程已經驗收合格,具備索要分包工程款的條件。并且根據《合同法》第121條“當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違約的,應當向對方承擔違約責任。當事人一方和第三人之間的糾紛,依照法律規定或者按照約定解決”確定的履行合同的嚴格責任原則,發包人的付款違約不能成為總包人對分包人延期付款的理由,總包人應向分包人支付分包工程款。而總包單位則主張,應按合同約定在收到建設單位支付的工程款后方能對分包人付款。


筆者認為,認定該約定的效力,應區分合法分包與違法分包兩種情形。現分述如下:


(1)合法分包的情形


《建筑法》第29條第2款規定:“建筑工程總承包單位按照總承包合同的約定對建設單位負責;分包單位按照分包合同的約定對總承包單位負責。總承包單位和分包單位就分包工程對建設單位承擔連帶責任。”第55條規定:“建筑工程實行總承包的,工程質量由工程總承包單位負責,總承包單位將建筑工程分包給其他單位的,應當對分包工程的質量與分包單位承擔連帶責任。分包單位應當接受總承包單位的質量管理。”連帶責任的內容應包含權利和義務兩方面,完成分包工程并確保分包工程質量是總分包雙方的共同義務,而收取建設單位的工程款是共同的權利,因此,如總分包雙方已約定待收到建設單位工程款后再支付分包方工程款,體現的是對連帶的權利即收取工程款作了特別約定,此約定符合建筑法的相關規定。


對該約定效力的認定,應適用合同法的一般原則及相關法律規定認定其效力。《合同法》第52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一)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四)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第53條規定:“合同中的下列免責條款無效:(一)造成對方人身傷害的;(二)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的。”第54條第1、2款規定:“下列合同,當事人一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一)因重大誤解訂立的;(二)在訂立合同時顯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由上述規定,不能看出該約定違反了法律規定或者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存在無效或者可變更、可撤銷的情形。


《合同法》第4條規定:“當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訂立合同的權利,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干預。”第8條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護。”因此,根據合同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只要當事人約定的內容沒有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當事人均應依據誠信原則遵從自己的約定,不得擅自變更。


分包合同約定,總包人在收取建設單位工程款后方可支付分包工程款的,分包人對總包人享有的權利屬于附條件的請求權。在所附條件成就以前,分包人不享有向總包人索要分包工程款的權利。當然,在訴訟中,總包人對建設單位未就分包工程向其付款的事實負有舉證義務。如不能舉證或者不能劃分款項的,總包人則應向分包人支付分包工程款。


此外,如果總包人怠于行使對發包人的已到期工程款債權的,分包人可以依據合同法的相關規定提起代位權訴訟,即分包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以其名義代位行使總包人對發包人的工程款請求權,直接向發包人主張工程款債權。


(2)違法分包的情形


承包人違法分包建設工程簽訂的分包合同無效。分包合同約定的支付分包工程款以建設單位對承包人付款為前提的條款無效,該約定對分包人不具有法律約束力。


分包工程質量經驗收合格的,分包人可以選擇以下方式索要分包工程款:


其一,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條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分包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參照分包合同的約定向其相對方承包人主張分包工程款。


其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6條第2款規定:“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分包人作為實際施工人可以直接向發包人主張在欠付承包人工程價款范圍內承擔付款責任。


3.實際施工人欠付工程材料款,材料供應商能否要求承包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承包人將承建工程違法分包給實際施工人施工,材料供應商就實際施工人欠付的工程材料款要求承包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將不會得到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的支持。


承包人與實際施工人簽訂建設工程分包合同,雙方建立了違法分包合同關系;實際施工人與材料供應商簽訂工程材料買賣合同,雙方建立的是買賣合同法律關系。分包合同與工程材料買賣合同是兩個分別獨立的合同,三方當事人分別建立了不同的合同關系,各方當事人均應依據各自的合同向其合同相對方主張權利或者履行義務。


債是特定當事人之間的法律關系。債權人只能向特定的債務人請求給付,債務人只對特定的債權人負有給付義務。債權具有相對性,相對性是債權的基礎,債權在法律性質上屬于對人權。債權即使因合同以外第三人的行為不能實現,債權人也不能依據債權的效力,在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突破合同相對性原則要求第三人對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材料供應商依據與實際施工人之間的工程材料買賣合同向非合同相對方的承包人主張合同責任,沒有法律依據。


承包人違法分包建設工程,不能成為其對實際施工人欠付的材料款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理由。《合同法》第58條規定:“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后,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不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因此所受到的損失,雙方都有過錯的,應當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該規定表明,無效合同當事人就合同無效相互承擔法律責任,并不引發對合同之外第三人的法律責任。因此,即使分包合同無效,也僅在承包人與實際施工人之間產生法律責任,并不導致承包人對分包合同之外的第三人承擔法律責任。


承包人既不是實際施工人與材料供應商之間材料買賣合同的締約人,也沒有因建設工程分包合同侵犯材料供應商的權益,材料供應商僅以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無效為由,突破合同相對性原則要求承包人對實際施工人的材料款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沒有法律依據。


4.發包人與承包人之間的施工合同約定有仲裁條款,實際施工人向發包人主張權利是否受該仲裁條款制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6條第2款規定:“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該規定表明,法律賦予實際施工人突破合同相對性直接向發包人主張工程價款的權利。在由此引發的訴訟中,發包人因與承包人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有仲裁條款,據此主張人民法院無司法管轄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雖然發包人與承包人之間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有仲裁條款,但是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此仲裁條款只能約束合同當事人,即只能約束本合同中的發包人和承包人,不能約束作為非合同當事人的實際施工人。實際施工人有權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6條規定向發包人提起訴訟、主張權利,不受發包人與承包人之間施工合同中仲裁條款的制約。


另一方面,違法分包合同中約定了仲裁條款,實際施工人向違法分包人主張權利的,應依約提請仲裁;但是實際施工人向發包人主張權利的,不受該仲裁條款制約,仍可依據上述司法解釋第26條的規定行使法定權利,向發包人直接提起訴訟,但請求的范圍僅限于發包人欠付承包人的工程款。


需要注意的是,人民法院在審理實際施工人直接對發包人提起的訴訟中,即使追加違法分包人為案件當事人的,也不能越權對設有仲裁條款的合同進行審理和認定。


5.勞務分包合同的承包人能否直接向發包人(業主)追索工程款


上面已經分析,勞務作業分包不屬于建設工程分包。由于勞務分包不屬于建設工程分包,其所完成的也僅僅是建設工程中的勞務部分,因此,勞務分包工程的承包人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6條規定的“實際施工人”,不能適用該條規定直接向發包人追索勞務報酬。如果勞務分包合同訂有仲裁條款的,勞務作業承包人只能依據該約定提請仲裁。


相關文章
· 對建筑施工人工費問題的幾點思考
· 建筑工程基本知識,絕對干貨!
· 工程建設中的發包、承包、分包、轉包、內包、掛靠
· 2018最新工程勞務分包管理辦法 合法分包必須符合四個條件
· 建筑企業轉型升級之路 2019年身處建筑業的你該何去何從?
· 掛靠轉包分包內部承包租賃經營及其他
· 建設工程關于轉包與違法分包工程的法律問題
· 勞務資質取消后,哪些人可以從中受益?普通包工頭也可以當老板!
· 全國建筑工人信息平臺本月啟動
· 勞務資質將取消嗎
紹興民富建筑勞務分包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紹興市勝利西路1388號 聯系電話:18967508088 / 0575-85092077
极速快3全天计划计划软件 pk10牛牛计划 雨花庭怎么赚钱 像素农场物语赚钱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查 陕西11选5遗漏一定牛 2019天易棋牌银河国际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爱彩乐 娱网棋牌官方手机版 外贸有那么赚钱吗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走势图 500彩票网股票指数 时时彩赚钱秘籍 时时彩技巧 内蒙古十一选五助手 steam游戏发售商怎么赚钱